普拉提历史

1883年,约瑟夫·普拉提出生于德国杜塞尔多夫市附近的一个小镇蒙城拉德巴赫(M onchenladbach),他的全名是约瑟夫·休伯特斯·普拉提(Joseph Hubertus Pilates)。约瑟夫·普拉提自小体弱多病,患有风湿热、哮喘和佝偻病,并长期被脆弱的呼吸系统困扰着。为了摆脱自己的健康的各种问题,他下决心开始 用各种锻炼方法来强化他自己的身体和意志,其中包括力量训练、拳击、滑雪、摔跤以及体操等,也仔细探究瑜伽和禅宗冥想。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德国也为约 瑟夫·普拉提的探究工作提供了肥沃的土壤,因为诸如运动科学、舞蹈、心理学等许多领域的杰出人物都汇集在那里。
 
1912年,29岁的约瑟夫·普拉提为躲避德国军队的征兵,移居英国。在英国期间,他以参加拳击比赛、进行马戏 表演等为生。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他作为德裔侨民被羁押,关入兰卡斯特(Lancaster)的一家工厂,随后又被转入马恩岛(Isle of Man)上的一所集中营里。在被羁押期间他创建了一系列的垫上运动,也就是后来我们熟知的普拉提垫上运动体系的雏形,并带领他的伙伴们进行每天的训练,正 因为此,所以当1918年至1919年间大流感爆发的时候,跟随他训练的人没有一人得病。普拉提和他的同伴们的成功使他赢得了注意,于是他得到了在一所军 营当实习医生的工作。他负责30位病人,他在他们的能力范围之内,带领他们每天做各种康复性的训练。在那时,医院实习医生的工作促使普拉提发明了他的第一 个器材,因为每天手把手的帮助30位病人训练是使人精疲力竭的,为了帮助那些卧床的病人,所以普拉提有了在病人的床架上加弹簧的想法,这样第一架 Cadillac诞生了,这些病人们从此就可以在普拉提的指导下自己完成动作了。后来他又相继设计了各种其他的辅助训练器械。
 
当时西方医学也正处于幼年期,除了手术和吗啡,医院几乎不能提供更多的治疗方法。当时的护理也只是躺在床上休 息,但是这样会带来肌肉的萎缩、心肺功能的下降和免疫系统的减弱。而约瑟夫·普拉提帮助他的病人们进行训练,使他们痊愈得更快,并且能有效防治能使人致命 的继发性感染。
 
二十世纪20年代早期约瑟夫·普拉提被释放后回到德国,并受邀担任汉堡警察的自卫和体能教练。在那个时期,他结 识了著名的舞蹈家兼舞蹈设计师鲁道夫·芬·拉班(Rudolf Von Laban),以及她的学生玛丽·维格曼(Mary Wiaman)。拉班创造了著名的“拉班舞谱”,而维格曼则是“表现主义舞蹈”的创始人。她们将普拉提的垫上运动系统融入了她们的舞蹈动作和辅助训练之 中,而普拉提也通过她们认识了缤纷的舞蹈世界,为后来和舞蹈之间结下不解之缘也埋下了种子。
 
1925年,普拉提拒绝了纳粹要他培训德国新军的邀请,迅速离开德国前往美国。在去美国的船上,他结识了的克莱 拉(Clara)。克莱拉是个幼儿教师,当时关节炎发作,于是普拉提便运用自创的康复动作来帮助她做训练,并和她分享他自己的健身理论。在不久后,克莱拉 成为他的妻子,并且和普拉提共同工作,成了普拉提运动最忠实的拥护者和发扬者。
 
1926年普拉提夫妇来到了纽约,在曼哈顿第八大道的一幢大楼里开设了一家健身工作室,开始教授他的训练体系,他把他的训练体系命名为“控制学”(Contrology),并把这个世界上第一个普拉提训练工作室的名称也取名为“控制学”工作室。
 
约瑟夫·普拉提开始和社会各个领域的人士合作,推广他的独特的训练方法。纽约城市芭蕾舞团和当时普拉提的“控制 学”健身工作室在同一幢大楼,当时一些非常著名的舞蹈界人士家如玛莎·格雷厄姆(Martha Graham)Martha Graham和乔治·巴兰钦(George Balanchine)开始注意到普拉提的特殊训练方法George Balanchine。玛莎·格雷厄姆是现代舞“格雷厄姆技巧”的创造人,而乔治·巴兰钦則 是舞蹈界的传奇人物,著名的纽约城市芭蕾舞团的创建人。他们发现普拉提的训练方法对于增强核心力量非常有效,能够创立修长有力的肌肉,使得肌肉发展成更加 强健但却不会过于大块,能够间接提升芭蕾舞者的舞蹈表现,也有很多人受伤后接受普拉提的康复训练并快速重返舞台,因此他们鼓励周围的舞蹈演员到普拉提的 “控制学”工作室来进行舞蹈补充训练。这样当时在芭蕾舞领域普拉提训练法立刻有了巨大的影响,这些大师级Dancer的认可对于普拉提训练在舞蹈领域的影 响一直延续到现在。直至今日,国际舞蹈界还是同样非常认同他的训练体系,许多著名的舞蹈团队都把普拉提训练法作为身体辅助锻炼方法来防治损伤和提高身体表 现。
 
约瑟夫·普拉提是一个不断发明新器材的发明家。他发明了万能滑动床Reformer,万得椅Wunda Chair,卡迪拉克Cadillac,梯桶Ladder Barrel,脊椎纠正器Spine Corrector等器材设备,他甚至为他的客户度身定做器材。很多普拉提所发明的器材直到今天还在使用。
 
约瑟夫·普拉提的愿望是将他的身心结合的健身方法介绍给社会大众,但是他的理念远远超出了他的时代所能理解和接受的。直到20世纪90年代,社会大众才认识到普拉提的科学性和先进性。
 
在约瑟夫·普拉提的时代,他已经成为一个健身界的标志性人物。1966年1月,他的工作室所在的大楼发生火灾, 当时普拉提的工作室也未能幸免遇难,毁于那场大火。已经86岁的约瑟夫·普拉提在投入抢救中不慎跌倒在烧毁的地板上,从而被困在火中,随后被及时赶到的消 防人员救了出来,但由于已经吸入了大量烟雾引起肺炎。在次年,随后的并发症夺去了他的生命,终年84岁。然而,作为他生命的遗产——普拉提运动已经成为最 流行的健身和尊重实践的锻炼系统在世界各地发展。
 
在约瑟夫·普拉提去世后,他的妻子克莱拉继承了他的遗志,继续将普拉提的健身方法发扬光大,直到1977年去世。
 
普拉提的现况和发展
 
在约瑟夫·普拉提在世的后期,他的一些学生开始建立自己的工作室,来传播和发展普拉提的训练方法,这些学生中也 有一些后来成为颇具影响力的普拉提导师。随着普拉提训练方法被科学性地不断挖掘,普拉提目前已经被广泛地应用于健身中心、私人工作室、康复中心、医院、舞 蹈和竞技体育领域,并在各个领域都有所发展,它不仅提高了人们的健康水平,更在运动康复方面卓有成效。随着越来越多的人的参与,普拉提训练方法也在不断地 发展和提高,以帮助每一个人提高他们机体功能和运动能力。
 
现在的普拉提不仅是一个训练体系,一个健身方法,并且已经成为一个产业。目前继续进行培训、研究和传播他的普拉 提健身体系,并在国际上有一定影响力的主要权威机构有:普拉提联盟组织PMA(Pilates Method Alliance)、Balanced Body和其培训机构Balanced Body University(BBU)、Polestar Education、Stott、Body Arts & Science International Education(BASI)、Core等,这些机构的总部大都分布在北美。
 
而立足在普拉提的运动原则上,现代普拉提的训练手段也在不断地被创新,比较常见的方法是把普拉提概念和其他运动 形式结合起来,或把普拉提的概念移植到非传统的训练设备上,这都为传统普拉提运动的发展带来了新的生机和动力。例如近年来开始流行的“瑜伽拉提” (Yogalates),这一将瑜伽和普拉提相结合的方法已经成为许多健身俱乐部中的标准项目。除此以外,最新出现的把拳击和普拉提相互结合的“拳击普拉 提”Piloxing、把探戈舞蹈和普拉提相互结合,同时运用特殊器械T-DiTella的“探戈普拉提”Tangolates、站姿中立位练习的立式普 拉提Standing Pilates等等,都为普拉提训练课程提供了新的发展思路。